主页 > 随笔散文 > 正文

庸人败于惰,能人败于傲

2021-10-13 17:43:46 来源:润财文学 点击:9

庸人败于惰,能人败于傲

 

大千世界,物种繁多,而人类超脱于自然之外,作为地球的主人自然有理由相信,人类是这个星球最聪明的存在。

聪明能干的人一般被人称作能人,意思是说比一般的普通人要有能力。还有一种人,被人称作庸人,当然意指碌碌无为的人了。记得看过某杂志说:“人类根据自身的不同,区分为七种能力,语言表达能力;数学逻辑能为;音乐能力;空间关系能力;身体运动能力;人际交往能力;自我省思能力。这些能力的基础都是与生俱来的,当然也会随着后天的加强而变得更加突出。

这些能力都可以从名字上顾名思义,不在此一一解释。而人类基本都不同的具有其中某个特殊能力之一,如果没有,那是还没发现自己的优势,或者是没有伯乐来发现。有句名言,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就很说明这个问题。

《三国演义》第七十二回诸葛亮智取汉中,曹阿瞒兵退斜谷,曹操正在进退两难之际,适庖官进鸡汤。操见碗中有鸡肋,因而有感于怀。正沉吟间,夏侯敦入帐,禀请夜间口号。操随口曰:“鸡肋!鸡肋!”敦传令众官,都称“鸡肋”。行军主簿杨修,见传“鸡肋”二字,便教随行军士,各收拾行装,准备归程。有人报知夏侯敦。敦大惊,遂请杨修至帐中问曰:“公何收拾行装?”修曰:“以今夜号令,便知魏王不日将退兵归也:鸡肋者,食之无肉,弃之有味。今进不能胜,退恐人笑,在此无益,不如早归:来日魏王必班师矣。故先收拾行装,免得临行慌乱。”这段话原自摘录。杨修之聪明是确实那么回事,可聪明人处处表现自己就很令人反感了,在君王面前耍聪明更是不智之举,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,导致聪明人杨修被曹操所杀。究其原因,不是因为他的过失,而是他太过于聪明了。有句俗话:“过犹不及”,就是说,不管什么事情,都要有度,超过了那个度,就是傲气冲天,自作聪明了。

什么叫做能力,在现今社会一般都认为能挣钱,有权柄,这叫有能力。而我却不这么认为,有钱有权只是能力的其中一小部分,只不过所表现出的外在的实用性,把其它的能力都掩盖了。除了钱、权、还有名,人在没出名之前都算不得有能力之人吧!像是写《道德经》的老子,崇尚中庸之道,中庸者不是能力出众者,也不是庸俗之人。庸人在我理解并不是什么傻子,笨蛋之类的,而是懒人。这一类人也许本身就不想什么出人头地,认为那样太累,太苦,所以喜欢得过且过的过日子。这一类人里有那么一小撮是超脱于能人和庸人的,比如大智若愚的人,这些人应该都属于大隐隐于市的能人,可厌倦能人和庸人之分,所以超脱于物外,做一悠闲地雅人。

我想就如同黑白两色,如把能人喻做白色,那庸人就是黑色,而普通人就是调色盘里不同的颜色了。纯白和纯黑可以同其他颜色调和,而彩色只能保持自己的纯度,才能使自己个性鲜明。一直认为黑与白,是世界上最纯粹的颜色。故我,在红黄蓝绿的世界中游弋,却始终最爱那极端的本色。在黑白世界里,随指尖流淌的是书之道,笔之魂。黑白世界,总使人有一种安全感,不必过多考虑里面到底掺杂了写什么。直到有一次,老师在美术课上问我们说:“你们看四周墙壁是什么颜色的,我们齐声回答是白色的,老师说除了白色还有什么?这时我们才认真起来,仔细看着那看似纯白的墙壁,渐渐发现不只是白色,还有幽幽的蓝色,淡淡的紫色,以及其他说不出的颜色,不禁惊讶于自己的发现,原来一直认为纯白的墙面上那么多色彩。

后主李煜生在帝王之家,一出生就要背负家国命运,在旁人的眼里,那是无比的荣耀和幸福。但是其中的黑白,只有在其位的人才会明白和感受到其中的苦乐吧!如若他只是一介凡人,也许在他的黑白世界里,会飞翔得更加高远,可这些想象,只能存在于幻觉中。就像作画,并没有纯粹的笔墨是呈现在同一副画面上的,距离感会让自己轻易的发现画面上的疏漏,而想要再次修改就苦不堪言,甚至根本无法重来。我们常常在安静的世界里,描绘着动态的东西,在动与静的时光里,用文字勾画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有人说:“世界上最绝望的人,是连绝望都可以整个吞咽下去的人”,就如张国荣演绎的《霸王别姬》里,程蝶衣最后那一段,他把绝望都自己吞下去,到死都觉得是快乐的!我想绝望应该不是眼泪吧,一定是流不出来的血,那不是流淌在脸上的液体,而是流淌在心里的血。表面上看着光鲜的笑,其实内心已经破碎掉了。

前世,今生,来世……,每个轮回总有那么一段路是孑然孤影的自己走,那一如既往的风雨中谁能让我采玉砚上一滴黛青,绘一丛苍翠,指尖一拂便有花开?从此固化一缕唐风,轻捻一丝宋令元曲,在黑白的世界里涂抹苍白的粉黛。

黑白世界里的能人,庸人,都不是纯粹的颜色,就如墙壁上的白,会因为惰,或是傲,增一分或是减一分。黑的也许会变白,白的也许会变黑。

 

哈尔滨市癫痫到哪治疗好
哈尔滨市治疗癫痫哪较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