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优美散文 > 正文

《凌晨两点》

2022-03-30 18:53:48 来源:润财文学 点击:12

灰蒙的天空,密不透光的乌云死气沉沉地罩着这座城市,街上静得似乎所有人烟在一瞬间蒸发。在这里昼与夜从来没有黄昏的自然过渡,白与黑的交替似乎只发生在一刹那,因为----这是一座灰色的城市。

夜,静极了,城市,静极了。其实城市就像女人,卸下浓装的美更能给人带来视觉上的享受,奈何男人都喜欢涂满胭脂的女人,就像人们热衷于繁华裹住的城市一般。这座城市因为有足够的资本化装,所以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被吸引过来,但即便如此,还是有成千上万的人想要离开这座城市,他便是其中一个。

凌晨两点,他提着酒瓶,东倒西歪不知道要走到哪去,身上挂着的,是一把掉了漆的早已劣质的吉他。街上除了他之外再无别人,现在,他是这座城市的主角,只是,没有观众。他在路边坐下,路灯昏黄的光线穿过树叶,将他消瘦的脸切割得支离破碎,黑暗中,他丝毫不担心有什么以外发生,因为没人愿意去干扰他的生活,在别人眼里,他不过是个小丑罢了。

深冬的寒风刺一般地划过他的肌肤,静静地抽去他身上的水分,以一种最温柔的方式对他做着最残忍的事情。他将酒瓶放在一旁,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吉他,当触到那钝了的弦时,手指不受控制地在上面有节奏地跳动起来,边弹边唱,唱的是什么谁也听不清楚。

现在是凌晨两点,我躺在床上……失眠。

回想起白天在公司里发生的事情,心中泛起一阵阵的难受,阿谀奉承、点头哈腰, “简直就是耻辱”,我大叫,顺势张开五指,狠狠地在脸上扇了一巴掌,火辣辣的,夹杂着泪水的滚烫。

突然,窗外响起了吉他的声音。在这死寂的夜里,每一声都像一把钻子一样玩命地钻进我的耳膜,我盖住被子紧紧地捂住我的耳朵,可捂得越紧,那声音越显得刺耳,心杂意躁之下,我睁开了那充满血丝的眼,站起身喝了一大口凉水,打开窗对外面那个弹琴的人大叫:“妈的,大半夜不睡觉你搞什么飞机,拿把吉他就想搞艺术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我在骂他时一反平日对别人低三下四、为工作忍气吞声的形象,不禁惊奇自己也会有义愤填膺的一天。这招果然有效,他立即停止了弹琴,但当我回到床上时, 吉他声又再次响起,我暴跳如雷。

我寻仇似的冲下楼去,想给他一点教训,顺便想把工作上的不快也发泄在他身上。

我来到街上,他仍然坐在那里,看到他泰然自若的样子,我顿时从心中涌出一股强烈的不爽,气急败坏地冲到他身边,拿起那个酒瓶朝地上砸去,随着清脆的一声响酒瓶子四分五裂,当是给他的一个警告。

听到突如其来的破碎声,他抬起头望着怒气十足的我。我看着他,就像一个上层者看着一个下层者一般,但事实上,我又何尝不是一个身处社会底层的人,甚至比起他,我还少了一点基本的尊严。

我怒气未消,拿起他吉他狠狠地砸在地上,然后踩在上面,用力地碾压着,就像我的上司无情地碾压我的尊严一样:“你他妈的大半夜弹什吉他,你以为你是艺术家吗?你就是一个疯子,你知不知道你快把我逼疯了,现在凌晨两点,你搞艺术能不能挑个好点的时间,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!”我一口气把近来生活上的种种不快全吐到他身上。但他只是站起身,走到那把吉他前,试图把它拼起来,然后低着头惭愧地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。

也许愤怒真的能给人带来极大的勇气,但一旦怒气散去,又会变回平日的胆小。我胆怯却假装镇定地看着他垂着的眼睛,他的眼神十分黯然,充满了令人窒息的绝望,他那玻璃一般的梦想吉他粉碎的那一刻也尸骨无存,而我,正是那伟大的破坏者,捏橘子一般将他的幻想捏得面目全非。面对他的惭愧,我不知所措,丝毫没有刚刚骂他时的那种豪气,只能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轻轻地“哼”一声,然后离去。

回到房间,我依稀听到了窗外传来的轻微的啜泣声。但我并没有太久的难过,毕竟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的直线,各自在自己的道路上。

第二天,凌晨两点。

我从酒吧出来,身上带着的酒气熏得我昏昏欲睡,天旋地转地走到那条街上,索性躺下去,闭上眼,脑子里浮现出了刚刚在酒吧的情景:他们一杯又一杯地灌醉我,看我接过酒杯时讨好的表情哈哈大笑,拍手叫好,我拿起酒杯含着耻辱大口地喝下去,像是一把刀子一样贴着我的五脏六腑慢慢往下划,一杯又一杯,一刀又一刀,痛得没有了知觉。

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酒吧。现在坐在街上,寒风呼啸,我冻得发抖,心中满含着耻辱和愤怒呼着粗气,双眼通红,像是要流出血一般,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瓶子,用力往地上一扔,就像昨天那个瓶子一样,四分五裂。然后仰起头,一阵地动山摇的呐喊……

这时,一个人正朝我这边慢慢走来,仔细一看,是昨晚弹吉他的那个青年,他慢步到我旁边坐下。

“其实你比我好多了,至少,你还有梦想,还有尊严。”我低着头对他说。

“梦想和尊严,呵呵,我一直以为我拥有着两样东西,直到昨天那把吉他的破碎,我才明白我的梦想和尊严原来是如此的脆弱。”他的语气出奇的平淡,但每个字都足以让我深深地自责。

“那你还会继续唱歌吗?”我问。

“不了,我唱得怎样自己清楚,之前总幻想能用自己的歌声打动世界,可现实很残酷不是么?他们既然要给我裹上灰色的衣裳,我也只能隐藏起那颗赤红的心。我不该继续欺骗自己了。”

“那你接下来要做什么?”

“离开这里,越远越好,找一个允许我存在的地方。”说完他站起来就要走。

“你走之前,能不能再唱一首歌?”我恳求。

他笑了笑,边走边唱:

“有时你像个傻子一样

与这个华丽的世界格格不入

有时你那么厌恶你自己

不愿再与他为伍

每一次拨通一个陌生的电话

呼吸都会变得很急促

你开始强迫你自己

停止幻想那些

曾有过的伟大抱负。”

他清亮的声音越来越小、越来越小、越来越小……

我一个人站在路灯下,看着地上那些如梦想一样破碎的玻璃,走过去捡起了一块,在手臂上轻轻地划了一下,滚烫的鲜血溢出菲薄的皮肤,沿着手臂缓缓流下,这炽热的红色,应该是这座城市唯一的色彩吧!就像身旁的那盏路灯一样,默默地照耀着黑暗。

凌晨两点,全世界都在沉睡,只有我一个人醒着。

……

后来,我离开了这座城市。坐在飞机上,飞机在天空飞过,将乌云划出了一个小小的裂口。

2013.12.29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治癫痫病患者的新方法都有什么
武汉的癫痫医院这家怎么样
癫痫病患者该如何治疗